—— 我自己的收債經歷,獻給每一位正在為收債而煩惱的人 ——

首先,這是廣告,但絕對真實。九千字長文,全是本人親身經歷。為了讓你看到我的故事,我做了推廣,肯定是有成本的。有投入,肯定就想著收入,但我不坑不騙,我只賺我該得的那一份。
?
接下來,我先講我自己收債的經過,然后再講收債需要注意的地方。故事比較長,我也相信每一個正走在收債路上的人,都已經體會到了這個事情的不容易。
?
還是在12年年底的時候,當時我在拉薩,轉讓了一個店子出去,收到18萬現金。然后一個在拉薩做酒店的朋友說是要另外投資個酒店,錢不夠,讓我給他拿點錢,我就直接給了他十萬現金,當時也沒打借條(礙于面子,這一點后面搞得很麻煩)。當時口頭約定,13年四月連本帶利還我14萬(因為他當時另外還欠我一萬多貨款)。
?
然后,13年4月過了,我沒找他,但我也沒等到他來找我。直到6月份,我才打電話,就開始各種借口不還(收過錢的人都懂吧,你想不出來的理由,欠債人都能給你編出來)。中間正好有一段時間生意很不好,我自己非常困難,包括13年年底過年我都沒敢回家。開始還沒敢給我老婆說我借了十萬出去,后來實在瞞不住了,給老婆如實說了,開始還理解我,后來看錢一直收不回來,直接影響到家庭團結了。就這樣一直拖拖拖,各種借口拖,中間我還去重慶找過他兩次(他已經回重慶了,但我只知道他家的大概位置),也一直沒有找到人,路費還賠了不少。還記得13年年底的時候,我在我唯一知道的他一家皮包公司門口守了一天一夜也沒守到人,哎,慘,往事不堪回首啊。找我借錢的時候,臉笑得象花一樣,找他還錢的時候,我就成了孫子了。
?
再下來,一混就到了16年了,我自己的生意也有起色了,沒怎么管這事了,誰知道這家伙居然自己找上我了,原來他干了一件很漂亮的事情,那就是把借來的奧迪A6給人家賣了,這中間具體怎么操作的我也搞不懂,反正有點技術含量。然后人家帶上一幫社會人找到他所謂的皮包公司抓到人了,一頓打,渾身是傷的。
?
到處借錢借不出來,知道我是好說話的人,就厚著臉又給我打電話,說再借六萬。還給我發圖了,發身上被打的傷。當然笑得我啊,這簡單是瞌睡遇到枕頭了,本來我都快把他忘了,他自己找上門了。想起上一次借的錢連借條還沒打(就因為沒打借條,在電話上聯系的時候,吵起來了,他直接不認賬了,搞得我很被動),我就說上次的借條還沒打,再拿六萬正好就是20萬了,總得給我打個條子吧,利息你看著給就是了。這家伙這下果斷得啊,馬上打了個22萬的欠條,發順豐給我了。頭天發,第二天我就收到欠條了,里面還附上了他的銀行卡信息。
?
我呢,把借條就好好收著了,至于他的銀行卡信息呢,不好意思,錢這個事,那是有借有還,再借不難,借了不還,再借就只有免談了。
?
好,借條到手,我也不急了,他還給我打電話,找我催后面那六萬的錢,那我也直接明說了,你這是打的原來的借條,六萬我不是沒有,不敢再給你了。還讓他自己安分一點,不要亂搞了,一年內把原來借我的14萬還了,這22萬的借條我也就撕了。這事當時也就算暫時揭過去了,我對老婆也算是有個交待了,好歹有個借條在了。因為借條上寫的歸還日期是17年12月底。正好生意上也忙,事情就放一邊了。
?
時間一晃,18年了,他還是沒動靜,我也還是打了一個我還沒打就知道結果的電話,電話上得到他的回答還是一樣,反正是各種理由的沒錢,一分錢都沒有。借過錢的朋友都知道,不是那幾個人,不可能借錢。借了錢,到了時間實在還不起,多少先還一部分,就算你確實有特殊原因,一部分都還不起的話,那至少主動打個電話說一下總該有吧。結果這家伙倒好,一副吃定我的樣子(欠我錢這人個子很大,1米8幾,近兩百斤,氣場也是很足的,原來就是拉薩一家四星酒店的老總),繼續說他的各種沒錢,還讓我上法院去告他,他認告,不認還。這下擺明是想賴到底了。
?
接下來我就咨詢律師,畢竟電視上天天講嘛,要相信法律,要知法守法,要學法用法。哎,這里面也是故事,到處咨詢吧,都是能贏,沒問題,一問到執行,呵呵,那不關他們的事了,是執行局的事。而且還先得交前期費用。后來問到一個熟人的朋友,也是重慶的一個律師,他就直接告訴我,這事,就別走司法程序了,贏了也收不到錢的。而且他還告訴我一個偏方:那就是找收債公司的人去收,他們同行就有表面是開律師事務所,實際上接各種業務單,再找灰色地帶的人去做的。我一想也是,走司法這條路確實太麻煩,一場官司下來,各種訴訟費不說,時間也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馬月去了(幸好當時沒去告,告了后面又要繞圈圈,這是后話)。
?
然后我就想走灰色地帶了,因為在我印象中呢,社會人其實比那西裝革履的至少講義氣一點吧,雖然他們說話不是那么好聽。收債公司的小廣告呢,不管是街上還是網上,一抓一把。當時我在成都,欠我錢的人還在重慶。經過各種比對,口碑調查(其實也就百度上查一下,后來才知道那些也全是人寫的,他們自己就可以寫很多),找了一家成都的收債公司,還實地上門看了一下。
?
一去,公司很大,好象叫個什么遠洋財務吧(聽起來就是連美國的賬都能收),在成都二環邊一幢寫字樓里包了整整一層,門口一個大魚缸,繞進去是兩大排大盆景,一個大前臺,前臺后站兩個美女,美女后面還有個關公象,那場景真有點象港片。我這一看,夠氣派,有實力啊。好,通過前臺引導,一位大哥接待了我,四十來歲吧。嗬,好家伙,正好是夏天,一件黑色緊身背心,膀大腰圓啊,那個子快可以改成我兩個了;兩個手紋了一大半了,是龍是鳳當時真沒好意思注意看;脖子上大金鏈子,留寸頭,滿臉的青春豆后遺癥,眼神你們自己去想象吧,就那種哪怕對你笑,你也心里發毛的感覺。先跟大哥說了一下我這個債務的大概情況,人家還給我做了一通分析(各種偏門找人技術啊,各種資產抵押啊,各種收拾人的小手段啊),能做,簽合同吧。因為事先在網上對比了好多家,覺得這一家還有實力,也了解了簽合同這個事,因為我也怕收債的時候真整出啥事啊,所以在事先的電話上自己提出要簽合同,要有免責條款。
?
好,又把我帶到他們所謂一個主管業務的副總辦公室,前面一張大辦公桌,桌上一個大翡翠金蟾擺件(我自己就是做文玩這些的,一看那東西雖然是豆種,但夠大啊,也得好幾萬了),然后老板椅后面一大副字:“誠信贏天下”(這幾個字絕對沒記錯,后面被騙后還邊念這幾個字邊罵MMP)。你們如果有人去過類似的財務公司,應該懂那種場景的,絕對的實力派,絕對的社會人,就憑這氣場,就沒有他們辦不了的事。老總呢,還年輕一點,黑色暗花襯衫,顯得正式那么一點,但也是社會人,還是寸頭+大金鏈,這明顯的社會人的標配嘛。紋身哥在事先就給我說了他們是獄友,說是出來不好找事做,一般的事他們也看不起,就干脆做這一行了。接下來簽合同,開始談收費比例。因為事先電話溝通的時候,他們一直不說收費比例,說要看我這個債務的難度再定,一直讓我去實地看一下。我想也是這個理吧,每個債務的情況確實不一樣。一開口就是五十個點,說什么各種調查的費用啊(比如三網定位一次七八千,比如航班查詢又是兩三千,他們雇的小妹在網上天天專門釣這些老賴出來見面啊,兄弟們的吃喝開銷啊),還有逢年過節對上面的各種孝敬啊(這個我就不明說了哈)。反正一大堆的理由,就是費用高,成本高,他們也就賺個辛苦錢。而且還隨手拿出一疊合同給我,這個是五十萬要收的,那個是兩百萬要收的,這個寧夏的,那個河南的。最后東扯西扯,我也就挑明了,三十個點,愛做不做。他們一看我堅持,也不能明搶啊,就只好答應了。然后呢,又說五十個點呢,不收我前期費用,三十個點就不行了,必須先給一萬的前期調查費,要定位人,要查通訊記錄,要定位航班等等。
?
我當時也是聊暈了,身上正好只有五千了,就轉了五千過去,差著五千。合同一簽,就回家等消息了。接下來的幾天呢,就是他等我還差的五千塊前期費用,我等他的定位消息。最后我沒熬過他們,又打了五千去。收到錢,說馬上開工。好,等著唄,該給的錢也給了,我自己又找不到老賴。隔個三五天,我就問一下,情況怎么樣了。我也不是那種天天問的人,讓我天天問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。才開始呢,還給我說在搞在搞,半個月后呢,就是有難度了,再過半個月,直接電話打不通,微信沒人回了。心里馬上咯噔一下,太陽啊,這一萬肯定又打水票了,我還不死心,跑那公司一看,門都關了,一問物管,那就是租的房子(當初簽合同的時候,另外還有一對來找他們收債的夫妻,我還聽他們另外接待的人講的是:這一層樓都是我們公司買的,不可能跑,我們不可能為了你這一單幾十萬的業務把公司關了等等)。
?
心里一萬只草泥馬奔過啊!!!
?
再接下來,我自己在網上試了一下,什么催天下,什么企查查,各種查名下,查定位,查快遞,查外賣,然并卵,這事我確實不專業啊。
?
再后來18年中我又到了廣州搞點其它事情,從我們一個中間朋友那知道欠我錢的人在珠海。我總結了一下,這錢還是得要,不管是22萬還是14萬,該我的我還是要收,但不能再薩比西西的,再投錢進去了。于是又通過各種方式聯系了很多所謂的債務公司,結果都差不多,開口就是各種前期費用。轉眼到了11月了,廣州都有點開始轉涼了,我想我這事今年估計又是涼涼嘍。結果在這過程中,無意有人聯系我,說可以收債,我當時已經麻木了,直接就是一句:四十個點,我不出一分前期費用(想著我提高十個點算了,反正前期費用是一分沒有的)。沒想到對方居然一口答應了,哈哈,再一次瞌睡遇到枕頭了。按約好的時間,見了面。這次見面就很隨意了,街頭見面,領頭的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,姓劉,我就叫他老劉了。也是寸頭,還是大金鏈子,這一看,整得我又回想起當初那財務公司了。心想人家好歹還租個場地,這老哥倒好,場地費都給省了。我想反正來都來了,又不出前期,就死馬當活馬醫一把吧。然后我也懶得說簽合同,我知道那玩意是防君子防不住小人的,最后果然還是沒簽合同。
?
雙方談得比較愉快,我知道他在珠海,但只能提供兩個電話號碼和一個身份證號。他們就通過一些方式找人,老賴的地址是沒找到(后來才知道這家伙天天住酒店,而且是用護照開房,要么是朋友給他開的,這坑真的是太深了),最后找到他一個朋友的小區,也知道他會去住那里,但是不知道樓號和門牌號。為了不打草驚蛇,我們一共四個人,趕到珠海,在那地下車庫,守了三天三夜,過程就不談了哈,反正一地的煙頭,簡直就是受罪啊,實在受不了,就在邊上的旅館開個小房間,輪流休息一下。眼看三天過去了,人還是沒找到,老劉就問我還守不,他們得到的信息是這個人曾經住過這里,但這三天連他朋友都沒看到。我看再守下去意義不是很大了,而且我也看出來了,老劉他們確實是真心收債的,人家賣的是時間,我這再拖下去,也耽誤人家時間了。就先撤回廣州了。
?
回廣州后,我在微信上聯系這老賴了,我說我去珠海找過你了,他還很得意:怎么樣,沒找到我吧,哥不在珠海,在保定呢。而且還給我發了一段微信視頻,顯示正在機場。還很牛的給我說了一句,我馬上飛香港,你到香港找我吧。當時真是氣得我一楞一楞的。不過氣歸氣,也活該他倒霉。我靈感一下來了,結合我對他的了解,馬上上網查了一下保定飛廣州的航班(我知道他平時大多數時間在珠海,他一般不會去香港,而且看他視頻上發給我的穿著,不象是要出國的樣子,反正當時就有那種感覺了,他這肯定是要回珠海,保定回珠海,結合當時的時間,飛廣州是最合理的解釋)。一查,有一班晚上十一點多到廣州的飛機,當時他給我發視頻的時間是七點多。我感覺一來,馬上往白云機場趕,同時通知給我收債的老劉,叫他們準備好,我說我有感覺,今天能抓到人。
?
到機場,查好那個航班的出口,就在那出口邊上等,航班基本準時降落。過了二十分鐘,嘿嘿,我終于看到我親愛的老賴了,一米八幾的大個子,一眼就看到了啊。立即手機通知收債的老劉,并開啟了實時定位,然后我人就貼上去了。這老賴看到我的那一瞬間,愣了三秒,然后還問我有啥事。我的個太陽,這夠可以的了,我難道大半夜來機場和你談感情的嗎?想談也沒有感情可談了啊,當初那點情誼已經讓你自己折騰完了啊。看他這態度,我也只好認錢不認人了,直接一句話,今天我要收到錢。他一看我這態度,加上在機場等他,馬上感覺不對了,居然開始跑。我的個天,我當時還真沒想到這么大一個人為了這點錢會跑。
?
好吧,你跑我跟著你跑,反正我打不過你,貼著你就完了,等待后援。我們兩個就象馬上趕不上飛機的一樣,在機場大廳里跑起來了,區別是人家是往里面跑,我們是往外面跑。他雖然個子大,但太胖了,還真跑不過我,等他跑到出租車那里,都快累死了,笑得我啊。他一上車,我也跟著上,他坐前面,我上后面。一上車讓司機開車,還讓把我趕下來,說不認識我。我反正也是鐵了心了,這時候還要啥面子啥情誼啊,直接就吼司機:今天這個人你敢拉走,你就別想走了。司機一看不對,就不拉了,把兩個人全趕起來了。然后老賴又叫保安,我就直說這人欠我錢。估計機場的保安也經常遇到我這種來抓老賴的,直接一指機場派出所,去那邊解決吧。沒想到這老賴還真往派出所跑了,也不知道他咋想的。前后腳又進派出所,警察同志問他啥事,他說我限制他人身自由。我就笑了,我說警察同志,他快200斤的人了,我110斤,我拿感情去限制他嗎?然后把我手機上拍的欠條的照片給警察看(正本我可不敢帶著,一撕就啥也沒了)。警察也簡單:該還錢就還錢,沒事別在這里鬧,只要你們不打架,我們就不管。他一看這警察保護不了了,就一屁股坐那里,不動了。同時我這邊不停的聯系老劉,溝通實時情況,發定位,他們那邊也馬不停蹄的從黃浦區往白云機場趕,并一再叮囑我一定要貼住,不管用任何方式不能放他走。
?
老賴一看,我這連社會人都找了啊,大勢在妙啊,繼續跑。果斷離開白云機場派出所,又上了門口的出租車,這次他沒趕我下來了,也知道趕不動了。就給司機隨便說了個地址,開車出發。我才懶得管他去哪呢,反正他走哪我跟到哪。
?
在這個出租車上也是,各種威脅,利誘,求請,講歪理,反正兩分鐘換一種方式吧,眼看我軟硬不吃,居然想在機場高速上下車跑,司機肯定不敢停啊,最后還假裝打電話也約人來打我。我一看這架勢,好了,這出租車司機也別想跑了,再拉一個下水吧。我立馬打110,馬上匯報這個出租車的車牌號,說車上有人威脅我人身安全,我要求這個出租車必須把我送到派出所去。那司機也是無語了,一查,三元里派出所最近,好吧,就三元里吧。這地方好,當初廣州人民抗英,今天我老王收債。出租車司機把我們安全送到三元里派出所,還按我的要求,去里面找了個警察把我們兩個接進去了,哈哈。
?
因為我開始打過110,這次警察還一本正經的做了些記錄,了解了一下事情經過。在里面呆了二十來分鐘吧,期間我也一直和老劉不停聯系,知道他們最多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到了,讓我一定想各種辦法拖住。結果警察了解完后,不給力啊,居然說這事他們還是管不了,讓他該還錢還錢,讓我該走司法程序走司法程序,我的個去,你派出所不就是司法機關嗎?難道非要讓他打我一頓你才管嗎?
?
就在派出所里東拖西拖,反正我不急,我的目的就是拖到老劉他們來。老賴一看不對了,知道我的人馬上要到了,居然給我玩起了下跪這一招,痛哭流涕啊,說什么求求我今天放過他,不要再跟著他,他還要去見一個南美的重要客商。哎,這騙子嘴里啊,真是啥都能說,都外貿了(而且后面一看他微信朋友圈,他居然沒做酒店行業了,而是在賣飛機,把南美的飛機賣到中國來,說了你們都不信,在這之前他朋友圈一直對我屏蔽的),還能差我這點錢?反正我也王八吃秤砣了,欠了六年的錢了,怎么地也該有個了結了。
?
他一看下跪沒用,警察又不管,知道我的人馬上要到了,又開始跑(反正他從見到我開始,腦子里隨時想的是怎么擺脫我),跑出去又攔車,哎,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,各種玩法啊,想不出來的,這老賴都能干出來。反正我是模下一條心,想跑,沒門,何況在派出所門口,我就把他關車上,司機也不讓走了。這中間一直各種僵持各種扯,終于,十幾分鐘后,老劉和他另外一個兄弟出現了。
?
當時是真想高歌一曲東方紅啊,這明顯就是我的大救星來了嘛,哈哈。
?
其實第一次見老劉的時候還覺得這老哥無非一個社會人造型,身上連紋身都沒有,沒見多厲害啊。結果他一來,一看到老賴,簡直猛虎下山啊,一米七多的人沖上去就把這一米八多的老賴吼得象孫子一樣,那氣場太足了,絕對帶了高壓氣瓶來的。當時比較搞笑的是,老劉因為原來打架,兩顆門牙全掉了的,他這氣功一發,口水狂往老賴皮皮上噴,路燈下我看得真真的。
?
這一吼,還沒動手呢,老賴瞬間感覺到危險了,居然不跑了,不但不跑,自己還主動回派出所(后來他自己說的,我怕他們打我啊,還是派出所里安全點)。接下來就簡單多了,我終于不用和他斗智斗勇了。
?
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辦吧。就在派出所大廳里,繼續開啟他的高壓吹風機模式,邊上另外一個兄弟守著不動,但那眼神里明顯有火光啊。(當時真佩服這兩兄弟,這哪是老賴欠我錢啊,這明顯是欠他們錢的架勢嘛)。民警同志呢,看到吼得太兇,其實心里也知道就這么一回事,但出于儀式吧,還是過來過問了一下。老劉就兩句給懟回去了:這老賴欠我朋友錢不還,你是準備幫他還錢還是咋的?那民警也是個老油子了,快退休的人,也懶得管,還是那句話:不要在我這里動手,動手我就管。
?
接下來老賴就乖了,在我印象中就從沒見他有這么溫柔過。先對賬,他說他只拿了我十萬現金加一萬多的貨,我一算,反正我本金11萬多,這六年多了,利息怎么也是幾千吧,然后人家的辛苦費還有四十個點。就直接給他說:按欠條來,免你兩萬,你給我二十萬算了(20*0.6=12萬,這是我該拿的)。至于他是多給還是少給,反正都是他自己折騰出來的事,反正該我的一分不能少。然后就在派出所大廳里開始籌錢,抱著電話到處打,結果到處借不來錢(這就是關鍵時候,信用是可以當錢花的,不守信用的人,也就這下場了),當天晚上就只搞了三萬多出來。
?
第二天一早,派出所正式上班了,不讓呆了,我們倒是無所謂。一行四人,一起就在派出所邊上吃了早點(老賴那會已經把派出所當家了,覺得那里最有溫暖,最有安全感),然后又賴在人家早餐店不走,繼續打電話找錢,一上午過去,又只有一萬多。眼看中午了,不能再吃粉了吧,讓他上車,找個地方吃午飯。這收債的老劉也是個吃貨,而且喜歡吃比較偏的東西,居然一跑就是幾十公里,一車開到了黃浦的大郊區的一個山上的農家樂里。
?
而且當時查環保,那農家樂是關門營業的,給我們開了門,一進去,那大鐵門又給關上了,停車場還拴了兩條大狼狗。怎么樣,朋友們,看到這,有點社會味了吧,我也沒想到會跑這種地方來吃飯啊。這老賴,一看這狀況,直接就說,大哥們,有話好好說,別動手就是了,我繼續打電話借錢。然后又是各種借,借得都哭了,那也得邊哭邊借。反正我們吃我們的,他借他的,各忙各的。都到這份上了,可不能再說憑本事借的錢,憑啥要還這種話了。可惜啊,這家伙要有點實體一類的就好了,可惜他說好聽點是個中間商,說不好聽點就是個大忽悠,一直到太陽快下山,居然只搞了幾千,一共也就只有五萬塊錢。
?
這期間,我還拿他手機下了幾十個APP網貸軟件,結果這小子人品真是敗完了,征信極差,居然連續十幾家不給他通過,后面的幾十個我也就懶得整了。
?
眼看實在是整不出來了,老劉就說再想辦法,讓他分期。嘿,還別說,我這腦子有時候還是好使。通過查看他的手機,發現他最重要的資產是他的通訊錄,我的個天,上面3927個電話號碼,而且每一個是備注得很清楚。再一看他朋友圈,不是出國就是洋酒,不是開發布會就是和大領導在簽合同,實在閑得無聊,那至少也有心靈雞湯(他自己也說了,就是玩的空手套白狼,朋友圈是必須要包裝的)。好,這也是個典型的社會人,這是靠各種社會關系吃飯的人。我手機上馬上也下個軟件,把他所有的電話全導過來了。然后讓他重新打欠條,然后分期還,一個月15000,如果拖欠一天,我的呼死你就馬上工作,至于呼到哪些人,我也不知道,反正到時會有一大幫人幫我打電話要錢了。
?
通過這一天一夜,事情基本算是解決了。于是放他下山(確實現在收債不能動手了,而且不放他下山,他也沒收入來還我錢啊),所有收到的錢,包括他身上的幾千現金,我按事先約好的比例分給了老劉他們。
?
到現在,每個月15000準時到賬,雖然沒有一次性收到,但總算是解決了這個事情,我這悲催的收債故事也就完結了。
?
通過這事呢,我后來也和老劉他們成了朋友,發覺他們除了收債的時候脾氣不好(按他們說法,那是業務需要),平時真的挺不錯的人。他們也發現我懂電腦,會網絡,而且象收我債的時候下網貸APP,復制他所有的通訊錄,都是很不錯的方法。再說我這不也給了他們八萬返點了嘛,我也還想著把這個錢給收回來呢。于是一拍即合,就有了我這個廣告了。
?
我這也算是過來人了,下面給還走在收債路上的朋友們小結一下吧:
?
一:如果還沒借錢出去,就最好別借了,如果非要借,兩千吧,也別指望對方還了;
二:如果還是非要借,借條打好,憑證留好,各種借貸要素寫清楚;
三:如果到期不還,對方開始耍賴,這個時候你也就先把情誼放一邊吧,憑本事借出去的錢,一定要憑本事收回來;
四:不要想著起訴,那會非常漫長,而且起訴費是你自己支付的,就算你贏了,老賴就一句話:讓法院來執行我吧,懟得你心梗發作;
五:下定了走收債公司這條路的決定后,一定一定要有決心,要有耐心,這個耐心不是說收個三五年,是一旦開始做了,就不要放棄,不要想著面子,不要想著交情,和老賴不要談交情,不要談以后,收到為止;
六:找債務公司,一定不要給前期,現在所有收前期的債務公司,一大半是騙子;
七:收債的時候,能一次收完最好,但多半一次收不回來,特別是金額比較大的,有現金的拿現金,有房產的拿房產證,有車的扣車,啥都沒有的,給他手機上裝滿各種網貸APP,讓他一個一個給你貸,同時悄悄給他裝上定位木馬,以防以后又找不到人。遇到最窮的老賴皮,那就學我,復制通訊錄,甚至復制他全家的通訊錄,他后面要不按約還,啟動呼死你吧,會有很多人幫你去收債的;
八:不能動手,現在是文明社會了,動手是犯法的,我們的目的是收自己的錢,打人沒意義,專門收債的人也不會動手的,用的是其它辦法;
九:所有收到的錢,先放自己身上或者卡上或者微信支付寶上,收完再和收債公司分賬;
十:錢多錢少是一回事,該收的錢,一定要收到,我們不能讓老賴皮猖狂,讓自己生氣;
十一:收債過程很辛苦,收債公司雖然是社會人,但這也是一種勞動所得,商量好的傭金,該付就得付;
十二:再不懂的,問我吧,我的微信18818914830???電話18816806098(我現在住廣州西塱地鐵總站,這地方信號不好,最好微信聯系我。我的推廣名義是公司,沒法,推廣有推廣的規則,我必須遵守。收債也有收債的規則,我也會遵守)
?
另外,服務費用:絕無任何前期,一口價,百分之四十!!!!(能找到我們的,全是收不回來的爛賬,到時你自己可以跟著我們現場人員看一下,過程確實很辛苦)
現在只接廣東境內的單,因為每一單我們都要上門實地調查,我們不能吹牛逼,全國的單,不是那么好做的。

—— 債務新聞 ——

152019-06
收賬方法和手段將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制定不同的收賬策略,就常規的方法來說, 廣州收債公司 以下列舉一些方法手段,供大家了解和參考...More>>
132019-06
相信朋友們在電影里或是在現實生活中都有見過收賬,催賬的情景,那么正規的公司收賬應該采取什么方法,又該注意些什么呢?這篇文章...More>>
122019-06
靠譜的清債公司專業團隊還是很明智的,按程序跟民營教育機構談判,在理解還款困難的基礎上,制定幾套還款方案供其選擇,大家在拿到...More>>
112019-06
公司債務公司有哪些債務?它包括公司貸款、應付賬款、未付款的采購件等等。今天 廣州收債公司 就告訴你公司常用的逃避債務的方法。 公...More>>
152019-06
相信朋友們在電影里或是在現實生活中都有見過收賬,催賬的情景,那么正規的公司收賬應該采取什么方法,又該注意些什么呢? 廣州收債...More>>
132019-06
如今的投資方式是多元化了,理財的知識也是不斷的加新,就比如公司債和私募債,相信很多小伙伴還不知是什么吧,下面就由 廣州收債公...More>>
122019-06
據 廣州收債公司 關于清債公司的一些心得告訴您不要犯同樣的錯,還提到當您有些錢追不回來的時候找清債公司值得嗎?在我認為找它們還...More>>
112019-06
近年來離婚率升高,離婚時的分割就有了很多矛盾。就以共同債務而言,如果沒搞清楚就很容易鬧得沸沸揚揚,不能好聚好散。那么夫妻共...More>>
友情鏈接:濟南下水道疏通電話 洗衣液加工廠 別墅電梯 重慶討債公司 小型汽油發電機 廣州追債 廣州收債公司 廣州債務催收 廣州追債討債 深圳追債 深圳追債討債 深圳債務催收 深圳收債公司 鄭州SEO優化 寶媽兼職 熱熔涂料攪拌機 SEO排名優化 工業內窺鏡
首頁
電話
短信
聯系

電話:18816806098

QQ聯系:收債客服

掃一掃加微信

beplay体育 beplay体育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